我觉得楼下嘿二提的问题很好:为什么老想到排名?


虹桥科教论坛 http://www.rainbowplan.org/bbs/edu/



送交者: 愚人_ 于 2013-05-26 04:18:27

国内有些老一辈数学家对学生虽然很好,在同辈人之间热衷于排名的也不在少数,例如华老和苏老。我有一次听关肇直老先生讲课,关老对后辈谦虚有礼,可是在演讲中,却提到某人的优选法形同儿戏。三十年前,数学界分南派北派,南派之龙头复旦大学谷超豪又和夏道行(夏后来愤而出走美国)闹得水火不相容。 所以正是唐诗说的:“桥头一通名利迹,至今江鸟背人飞”。几乎每个数学重点大学的数学系里都在闹矛盾,争名(利当时不突出),我们那时读研究生时很看不惯这一套,升什么副教授教授时,懒得去争得鸡飞狗跳。老了,功成名就了,就为自己的弟子争,目的是彰显自己这个山头的势力大。

我觉得现代数学这学问很难排名次,因为分支太多,而且分支领域之间,隔行如隔山。不能说你在这个领域有突出贡献,就能傲视其他领域。有些领域很难做出成就,例如现代代数,进展很小,拓扑学(如代数拓扑)也如此。有些领域很杂,命题内容专业化,一般公众不理解,例如偏微分方程即使做出了不错的成就,也不被公众去欢呼。有些则很容易理解,例如老张这个成就,凡读个中学都知道素数,再一解释“孪生”素数,大家崇拜得不得了。正如当初哥德巴赫猜想一样,那么多业余数学家在业余攻,原因就在此,我没听见几个人攻偏微分方程的难题,恐怕他们连术语都不知道。

中国数学界还有一个问题,数论除外,凡是越深奥,越抽象,便越被人吹。所以以前只要某个数学工作者说他使用什么拓扑代数,什么非线性算子解决了什么问题,下面学生崇拜得不得了。其实如果真理解那门学科了,就会发觉,往往这些人并未真吃透其中高深的概念,他们只不过把东家的结论用在西家的结论上,组成一个论文结果的逻辑关系。真正重大的抽象结果其实是从最基本的数学训练开始,所以丘能取得成绩,在于他懂些椭圆型微分方程问题的先验分析,而这是一般搞几何的人不熟悉的。但在搞先验分析人看来,这其实不算啥。以前华老说过,他每年都要复习一遍微积分理论,就是说,要把雕刀磨锋利,去雕刻复杂的工艺品。搞偏微分方程的人本身也存在这个毛病,不愿意去做最麻烦,最费力不讨好的先验分析,成天这个算子过来,那个不动点定理变种出去。我知道一个老教授,以前专吃不动点理论,他一年可以出十几篇论文,全是小修改,当然也只能发表在本校学报上,大家都笑他。不过,我一位同学却说,你不知道,他一年吃稿费就六七百元钱(那时一篇论文在普通大学学报上发表大约是七八十元稿费)!当时一般讲师的工资也就八十多元。又比如说是气动力学方程组,几乎只能用差分方法去取得成绩,其他那些搞PDF的人总是说,这等技术,只是微积分。:)

中国数学界还存在一个问题,普遍限于对难题的解决上,最为缺乏的是创造出公理体系,也就是创造数学基础工具,我所知道(也许现在还有新的)的大陆数学家只有刘应明在文革没事时创造了模糊拓扑的公理体系。我觉得,创造一个公理体系的意义比解决一个公开问题大,因为它可以引申出一系列新的数学方向出来。多少我觉得中国数学家犹如中国数学成绩拔尖的学生,考试成绩优秀(大概也就是解决难题),但却缺乏恢宏的眼光,洞悉数学的远景。

看看人家佩雷德曼对待他的成绩的态度,我国数学界应该深思(特别是丘应该多自省一下,那么热衷名利)。

阅读次数:2769

所有跟贴:


加跟贴

笔名: 密码: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
标题:

内容(可选项):

URL(可选项):
URL标题(可选项):
图像(可选项):



所有跟贴·加跟贴·
Copyright © 2000 - 2005 rainbowplan.or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