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腆着老脸到死不要脸——评陶世龙《有趣的变脸》


虹桥科教论坛 http://www.rainbowplan.org/bbs/edu/



送交者: 亦明 于 2010-10-04 23:41:14

从腆着老脸到死不要脸——评陶世龙的《从亦明到虹桥论坛:有趣的变脸》


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,打假斗士方舟子颇有“老头缘”——围绕在他身边的铁杆粉丝中,有名有姓的老头就有何祚庥、陶世龙、郭正谊、赵南元等人。那个在方舟子“被袭”之后如同服用了过量摇头丸而上窜下跳的“元江”,据说也年逾花甲。本来,在中国文化中,有敬老的传统。即使有些人为老不尊,喜欢干些偷鸡摸狗的勾当,中国人也还讲究隐恶扬善,假装看不见。问题是,这些老方粉中,偏偏有人死不要脸,在临死之前还要疯狂作恶。这样一来,对着僵尸狠踢几脚,实际上就是在行天道、尽人道,所谓替天行道。

国庆前夕,新语丝上发表了署名陶世龙的一篇文章,《从亦明到虹桥论坛:有趣的变脸》。按道理讲,整天舞文弄墨,并且年逾八旬,写的文章总得透露出一些睿智的光辉吧?可偏偏是,这篇文章从头到尾都散发着一股来自坟墓的气息。且看这标题:陶老汉到底要说什么?主语是谁?是说亦明变脸,还是说虹桥论坛变脸?或者是说亦明变脸变成了虹桥论坛?文章的标题就这么“拎不清”,还要出来献丑,难道这就是所谓的“灭亡前的猖狂一跳”?

无论如何,陶老汉文章的意思我是看明白了,这就是要得出这样的“结论”:“亦明是个坏人”。很可能自己搜老肠、刮老肚实在找不出证据来证明这个“结论”,于是就把另一位方粉的帖子拿出来当证据。且看这位早先自吹差点儿当上“长江学者”、现在又在网上抱怨得不到科研经费的JE教授的帖子:

“底下那个亦明,居然舔着脸来虹桥了!当时亦明当叉子的狗腿子,恶骂虹桥,大家人肉一番,觉着他像顾海兵(后来发现不是)。致远同学感慨的说:都是同学,那还比得上人家啊(现在小致和那厮平起平坐了)。呃,拟或是说得是另一个毛同学,忘了。反正亦明这厮不是什么好人。

“另外澄清两点:

“一、白玉兰基金只有3万块钱,只是报销来访专家机票。上海技物所为老离申请白玉兰算个P事。亦明真是个土到家的土鳖。

“二、当时那个胡学博士被响马打的满地找牙,又被众人哄笑,脸上十分挂不住。只好车轱辘话自说一番,然后伤心的发誓再也不来了。亦明又在故意颠倒黑白。

“结论:亦明是个坏人。”(见2010年9月27日虹桥科教论坛,http://www.rainbowplan.org/bbs/topic.php?topic=114722&select=&forum=1)。

我前看后看、左看右看,就像要看看那个“结论”是怎么得出来的,可惜的是,这位候补长江第一没有拿出证据,第二没有拿出逻辑。相反,我倒找出了这位教授“是个坏人”的证据:第一,他认为在网上搞人肉搜索是正当的行为;第二,他以为造谣诬陷也是正当行为;第三,他以为事实和逻辑都不重要,说个“反正亦明这厮不是什么好人”就等于“亦明是个坏人”了。肩上扛着这样的脑袋去当教授,没能当上“长江”,真的是太冤枉了。

事实是,笔者“恶骂虹桥”之时,已经和“叉子”分手整整一年了。事实是,笔者当时还真就拿所谓“白玉兰基金”当“个P事”。事实是,笔者当年把方粉(当时尚不知道他是方粉)响马“打的满地找牙,又被众人哄笑,脸上十分挂不住”。

一个教授在二百余字的帖子,竟然能够搞出这么多的谣言,不当“叉子的狗腿子”真是浪费材料了。

其实,JE的帖子出现之后四小时,我就回了他一帖(见:http://www.rainbowplan.org/bbs/topic.php?topic=114817&select=&forum=1),把他造了个满脸羞惭。可问题是,陶老汉却对我的回帖视而不见,专门把“叉子的狗腿子”的造谣帖子拿出来当作“亦明是个坏人”的证据。此时,亦明兄要借用一句方舟子问话来问一下陶老汉:你“是瞎了眼聋了耳还是没了良心?”(见方舟子2010年9月8日新浪微博,http://www.xys.org/xys/netters/Fang-Zhouzi/blog/weibo15.txt)。

本来,笔者剥方舟子的壳至今三年有余,其中对方舟子的帮凶多有揭露和批判。考虑到陶老汉鳏寡孤独,寄人篱下,况且行将就木,所以笔者对他多年助纣为虐的恶行,只是点到即止,希望他能在有生之年思过向善,重新做人。可惜的是,此人已经恶入膏肓,无可救药,并且死不要脸。那就别怪亦明兄狠抽你的老脸。

顺便告诉陶老汉一声:你最好把你亡妻的靓照从五柳村上摘下来。自己丢人现眼还不够,还要搭上个死人,你怎么这么没有羞耻?另外,你最好也不要再提自己是陶元珍先生的儿子。你不配。




阅读次数:2797

所有跟贴:


加跟贴

笔名: 密码: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
标题:

内容(可选项):

URL(可选项):
URL标题(可选项):
图像(可选项):



所有跟贴·加跟贴·
Copyright © 2000 - 2005 rainbowplan.org